CLOSE

乳腺肿瘤

乳癌是由乳腺细胞的恶性转化导致的一种疾病。其中,乳腺细胞自主增生,获得浸润周围组织和器官的能力,并转移到身体的其它部位进行种植和形成转移灶。

预防和适当的治疗已表明可减少乳癌的危害。预防和护理令生存率显著地逐步升高。

 

IEO等卓越的预防中心对乳癌及其生物学特征进行早期的准确诊断和治疗,令乳腺癌完全痊愈的可能性最大化。

 

参与管理乳癌病人的多学科专家涉及放射科、外科、肿瘤科、放疗科、化学预防科、核医学和其他专科,共同为每个病例制定最佳的方案。定制的诊断、治疗和随访是让我们在疾病治愈、疾病控制和生命质量改善方面达到最优效果的策略。

 

因此,整合了乳腺癌预防、诊断和治疗的所有专业部门和单元的IEO乳腺计划得以设立。

 

 

不可扪及的乳腺病变

已知的癌前病变非常少。识别这些病灶有助于在细胞获得肿瘤特征前对其进行干预。癌前病变的形式包括乳腺导管上皮内瘤变和小叶上皮内瘤变(两者过去均称为原位癌),均可发生转移,需要进行特定的个性化治疗。

 

乳腺癌通常通过放射学诊断(通常病变体积小),通过多学科管理,涉及乳腺外科医师、解剖管理学专家、放射科专家、肿瘤内科医师和药物预防专家,有时也涉及放疗师。核医学医师对不可扪及的乳腺病变的定位起关键作用。

 


导管癌和小叶癌

乳腺癌最常见的形式是导管癌(特别是浸润性导管癌)和小叶癌。之所以称为导管癌和小叶癌,是因为它们分别源于乳腺导管和乳腺小叶。此外还有其他较少见的形式,确定这些癌变形式对治疗的选择是重要的。

 

 

乳腺癌最常见的症状

乳腺癌不应通过症状来发现。早期诊断意味着在问题以症状出现前对其进行识别。当女性观察到或感觉到下列情况时应寻求医学方面的协助:

 

  • 乳腺出现一个或多个结节--结节是指圆形质硬、与乳腺其余部分质地不同的部分,或是一个真正的肿块,无论是可活动的或是固定的。
  • 乳腺或腋窝的肿胀或增厚
  • 乳腺形状或体积的改变
  • 乳头溢液--液体可自发流出或当乳头受挤压或碰触时流出(在胸罩或衣服上留下污渍),可能显现不同的颜色(白色、透明、黄色、绿色、亮红色或暗红色)
  • 皮肤、乳头或乳晕外观发生改变,如酒窝征或凹陷、红肿、发热和皲裂。

乳房疼痛通常不是乳腺癌的症状。但如果出现乳房疼痛,最好也在就诊时向医师报告该症状以求安心。

乳腺癌风险因素

乳腺癌易感体质与多种因素相关。

  • 遗传因素相对罕见,但具有特殊的重要性
  • 流行病学因素相对重要:家族史、月经初潮年龄早和绝经晚、无怀孕或30岁以后第一次怀孕、少或无哺乳、肥胖和喝酒。

尽管这些风险因素具有重要性,但不足对该病的所有病例进行解释。

 

70%的乳腺癌发生于没有已知风险因素的女性,因此,告知所有女性疾病如何预防是正确和恰当的,让她们在专科医疗中心的协助下作出采取预防措施的决定。根据当今对乳腺癌的认知,风险因素不是必然影响早期诊断率和疾病类型的前提,但在一些基因变异的病例中除外。预防可挽救所有女性的生命,不管是否存在风险因素。

 

乳腺癌预防的重要性

在IEO,乳腺癌的一级预防是通过多种途径开展的。肿瘤学的一个具体领域是专门通过研究和新策略的应用来进行预防,目的是识别高风险的个人和家族风险(基因、家族性和代谢风险),并针对患有癌前病变的人士和有高风险患上第二种癌症的IEO病人。

 

一级预防可预防一种疾病的发生和发展。一级预防是指采用一种行为模式(或摄入一种物质)来降低患上某种疾病的风险。乳腺癌一级预防是以生活方式为基础的,并对基因测试阳性的高风险病例中的某些物质进行假定(仍在试验阶段)。正确的生活方式包括不间断的规律运动,每周最少3次(每次60分钟),限制烟酒的摄入和适当的营养。

 

 

二级预防是早期监测。发现仍处于早期、体积小和不可扪及的肿瘤意味着通过手术以及强度和不适感最小的药物治疗可获得较高的完全痊愈可能性。然而,非早期诊断仍有有效的治疗选择。在最初阶段,肿瘤完全痊愈的可能性更高,但即使是更晚期的乳腺癌仍有好的机会通过护理和充分的随访对疾病进行长期控制。 

 

如何识别乳腺癌

诊断以诊断测试和临床乳腺检查为基础。无论是(早期监测)预防或是乳腺癌治疗后的随访跟进,这些诊断手段对所有女性均十分重要。

 

 

 

乳房摄影术

乳房摄影术,即乳腺X光,有助于监测结节、微钙化或其它间接肿瘤迹象。乳房摄影术的原理是通过将X光穿透乳腺后在感光板(或电脑中)上留下影像。 您在乳腺摄影术中可能吸收的X光剂量不会对健康构成危害。40岁以上每年或每2年可以进行一次乳房摄影术检查

超声检查

超声检查使用超声检测结节的存在并研究其一致性、实体或液体,并确定其良性、可疑或恶性性质。超声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是完全无害的,30岁以上女性可每年检查一次。当放射科医师建议停止时停止检查。

乳腺磁共振

乳腺磁共振(MRI)运用磁场形成乳腺摄影和超声的组织影像,或显示假体、影像或靠近手术疤痕的细节。在有必要指征时进行,或对有高风险家族史的女性规划为早期诊断的一部分,或当乳腺结构在其他影像学检查显示复杂情况。

 

细针活检

细针活检是一种使用细针将细胞样本从乳腺结节提取,从而进行细胞学检查的一种测试。

 

针活检

针活检是一种从可疑组织中或一个区域提取组织样本的技术,目的是进行组织学检查,显示恶性组织的所有的生物特征。

自检

自检不是早期诊断的方法,不足以保持健康得到控制。充分的早期诊断是(通过诊断测试)在未能扪及肿瘤时发现乳腺癌。 

 

基因测试

基因测试是一种血液测试,对2种已知最常升高患上乳腺癌和/或卵巢癌风险的基因之一,评估其是否存在变异。这两种基因分别是BRCA1 BRCA2。患者将接受基因咨询,讨论测试的阳性、阴性或不确定结果的后果。

临床乳腺检查

临床乳腺检查对诊断测试进行完善,总结进一步和未来的(健康乳房的)健康控制方案或(对患有肿瘤或可疑病变者)必要护理程序。在检查过程中,测试通过体检进行,对乳房、腋窝和锁骨上淋巴结进行触诊,如果检查结果有助于解决或确认疾病的疑团,则处方治疗方案。

 

预防性双侧乳房切除术不被视为标准的预防措施;有效预防的基础是个性化定制。取决于患者和相关医师之间的和睦关系,有可能在极高风险病例中(基因测试阳性)决定移除双侧乳房和通过讨论决定个人的特别需求。临床乳腺检查在乳腺科门诊或IEO其中一位乳腺专家的门诊办公室进行。

 

乳腺癌营养预防

得益于“智能食物”计划,通过活动、出版刊物、开展课程和提供个性化建议向患者解释和公布基于科学研究发现的健康饮食方案。在“IEO女性计划”中,10项针对女性的健康生活建议已起草!

 



 



 

针对乳腺癌治疗的个性化护理:IEO之卓越

根据具体情况,乳腺癌治疗的基础是手术配以放疗和药物治疗。IEO的卓越特色元素是在开始治疗前了解每个肿瘤个体的确切生物特性。乳腺医学结合了不同技能和专科,各专科共同为每项治疗作出决策和研究,或帮助每位患者控制病情。

 

 

个性化护理的关键是参与计划的成员间的多学科讨论:对每一个案例进行特异性讨论,包括疾病的生物特征、生理特征、个人和家族病史以及与别不同的心理需求和期望。

 

 

大部分病例在手术后进行,如果肿瘤的直径或局部延伸需要在药物治疗后进行初次或二次手术,讨论则在决定每种治疗手段前进行:为此,每当乳腺癌被认为是局部延伸时(如直径超过2 cm),我们会进行至下一次微活检,并进行小组讨论决定进行手术或采用新辅助药物疗法的定位。

gruppo donne

 

 

了解肿瘤的生物学特性是至关重要的,这样每位患者才可以尽可能获得最有效的肿瘤指征,并减少其对生活质量的损害。

 

IEO乳腺外科每年进行的手术数量位居世界首位。70%的病例接受乳腺四分象限切除术或部分切除术,即连同特定数量的周边健康组织一同移除乳房病变。30%的病例必须进行乳房切除术。得益于重建整形外科技术,乳房切除术在移除乳房后立即进行乳房重建。

 

 

 

放射引导隐匿性病变定位和前哨淋巴结活检

当肿瘤不可扪及时(微钙化或非常小的结节),定位技术用于避免出错和不必要的健康组织移除:ROLL(放射引导隐匿性病变定位)由IEO发明,是世界上最广泛使用、效果最好的技术,但有可能选择在即将手术的部位的皮肤上作标记。

 

乳腺癌手术与用于淋巴结分析的手术相关:最常用的技术是前哨淋巴结活检,移除第一个接收来自患癌乳房部分的淋巴液的淋巴。如果前哨淋巴结分析确认肿瘤细胞的存在,就没有必要继续移除腋窝的其他淋巴结,但如果前哨淋巴结含有癌细胞,需要在手术中进行淋巴结清除(移除所有腋窝淋巴结用作后续的组织学检查)。

 

特殊的情况是前哨淋巴结存在微转移灶,也就是存在整体直径不大于2毫米的肿瘤细胞:

这种情况下,根据由IEO协调的、在近年得出结果的国际多中心研究,患者可避免腋窝淋巴结的完全清除。

 

放疗和乳房切除术

当要求进行乳房切除术时,IEO保证大部分病例可得到即时重建,根据个人情况运用不同的技术:乳腺科专家和整形重建外科医生之间的合作可在乳腺手术后达到最佳的美学效果。

在保乳术和更少见的乳房切除术之后可进行放疗。

 

 

 

放疗

对患侧乳房进行放疗是四分象限切除术或癌症部分切除术情况下的正常程序。放疗被定义为补充治疗是因为其补充了手术治疗并降低疾病复发的风险。在需要对胸壁和/或淋巴结治疗的一些特别情况下,可在手术后进行放疗。放疗可应用于对电离辐射治疗反应好的局部(如骨)转移灶。

术中放疗

术中放疗是IEO乳腺癌治疗的其中一个卓越之处。得益于在IEO进行的研究,术中放疗可在乳房四分象限切除术干预过程中进行,以21Gy单一剂量完全代替外线束放射治疗,或以12 Gy作为早期推动, 接着进行较短期的外线束放射治疗。在一些病例中,术中放疗在保留乳头的乳房切除术中应用,不对乳头乳晕复合体进行放射.

保留乳头的乳房切除术

保留乳头的乳房切除术是IEO十年前开发的手术技术(首次介入追溯至2002)。该手术可完整保存乳房外部结构(皮肤和乳头)并清除乳腺,最大程度保存女性的整体性。乳房重建在乳房切除术中同时进行,通常进行(扩张器或假体)植入。多年来该技术不断得到改良。乳晕后方的组织完全被根治性清除。由于手术技术的改良,发生特别是乳头坏疽等并发症的风险非常低,发生率也不断下降。为了保证肿瘤的最大程度清除,对乳头下方组织进行术中组织学检查。


乳腺癌药物治疗

药物治疗,即化疗和/或内分泌治疗和/或所谓的手提药物治疗,根据与手术相关的组织学检查进行。

 

化疗

化疗根据个人和肿瘤特征由不同的药物和方案组成。当风险因素提示患上对雌激素和孕酮不敏感的乳腺癌的可能性高时,化疗会被处方作为预防措施。化疗可结合内分泌疗法或受体药物治疗,但不适用于所有病例。

内分泌疗法

内分泌疗法是以降低雌激素和孕酮活性的药物为基础。当乳腺癌对这些在特定时期必须阻断的激素敏感时使用内分泌疗法。根据个人情况的不同处方不同的化疗药物。

作用于受体的药物治疗

受体药物具有高度的特异性,其有效性与一些由肿瘤学专家评估的组织学检查详情相关。

 

术中放疗是IEO乳腺癌治疗的其中一个卓越之处。得益于在IEO进行的研究,术中放疗可在乳房四分象限切除术干预过程中进行,以21Gy单一剂量完全代替外线束放射治疗,或以12 Gy作为早期推动, 接着进行较短期的外线束放射治疗。在一些病例中,术中放疗在保留乳头的乳房切除术中应用,不对乳头乳晕复合体进行放射

更新

根据科学研究提供的详细评估结果,可对具体的癌症进行风险因素和营养保护因素的具体识别。专家已将结果分为四个水平:“可信证据”、“可能性证据”、“有限证据”,和与肿瘤高度不相关的集合证据。可能性证据和可信证据是受推荐的

 

关于乳腺癌,可信证据显示酒精饮料会提高绝经前和绝经后的患病风险。特别是对绝经后癌症的发生,超重和肥胖已被确认为风险因素。同时,过多的腹部脂肪是风险增加的“可能性证据”。在乳腺癌发生的保护性因素中,哺乳的有益作用与可靠证据相关,同时身体锻炼可预防特别是绝经后患病的风险。

 

 

 

  • 评估您的乳腺癌风险

    开展适当的预防方案,第一步是评估风险构成和个人患癌的可能性。现已证明每个女性的患病风险是不同的,可通过对个人、家庭和生物特征进行彻底的分析来评估。

     

    个人乳腺癌风险评估

    只谈及普通人群的“风险”是不够的,更恰当的做法是评估“个体风险”,要充分采集和分析每个人的(1)个人(2)家庭和(3)生物特征。

     

    1. 个人特征:年龄、病史、初潮年龄和绝经年龄、妊娠、哺乳、过去或现在接受的荷尔蒙治疗、身体特征(身高、体重、BMI指数、超重和肥胖、代谢综合征),生活方式(饮食、身体锻炼、吸烟、喝酒)。

    2. 家庭特征:患或不患癌症的家族史(特别是一级和二级亲属患有乳腺和/ 或卵巢肿瘤)。可以在某些适合的情况下,通过完整填写家族史问卷和建立族谱图,计算家族风险并开展“遗传咨询”的程序,让其中一些病例进行基因测试来检测变异(如BRCA 1-2基因变异)或向高变异可能性的病例提供一系列的诊断性和治疗性的建议。

    3. 生物特征:例如存在细胞非典型病变或其它类型的癌前病变,通过过往测试检出的(活检、针吸和/或介入),或通过新近引入的影像学技术发现,如腺管冲洗和/或针对乳腺分泌物的光晕乳腺测试。(1)

     

    分析这些信息可以突出每个病人的个人风险构成,相应地制定个性化的临床和仪器检测方案,特别重视测试的选择、测试频率以及您开始接受测试的年龄。在某些病例中,个人风险的评估有助于药物方案的推荐,可作为预防措施或参与药物预防的临床试验。(2)

     

    (1)明白导致癌症的生物和分子机制后,人们现已清楚癌症只是一系列被称为癌症形成的生物过程的最终结果。尽管肿瘤需要长时间才形成,癌症不能通过一般的诊断技术检测发现,直到这个癌变过程发展到晚期。因此,近年来对识别所谓癌前病变或上皮肉瘤样病变(IEN)的有效系统以及通过干扰病理过程的可能性干预方面的研究得到了相当大的重视。

    在众多技术当中,乳腺导管冲洗是近年来用于识别癌前病变的无创技术,不会对患者构成风险,可让我们通过乳腺导管的注射和生理溶液的收集来获取针对癌前病症的细胞研究材料。另一项最新的技术是光晕乳腺测试,安全微创,启动吸乳器,刺激和收集乳腺分泌物。乳腺分泌物富含适用于上述细胞学分析的细胞材料,具有有效评估个人风险的潜力。

     

    (2)顾名思义,药物预防是指药物干预,目的是针对风险人群,干扰其导致肿瘤形成的生物学过程。近年来有多种药物得到研究和应用。其中最常见的是选择性激素受体调节剂(SMHRs),如他莫昔芬和雷洛昔芬,应用于个性化治疗。其他许多药物在预防方面展现良好的发展前景,目前正在研究当中。其中最著名的是芳香酶抑制剂、某些双磷酸盐(常用于治疗骨质疏松)、二甲双胍(抗糖尿病药)、阿司匹林、维生素D和维甲酸。以一种药物作为预防措施通常经过伦理委员会筛查后才能在在临床研究中进行,以保证其安全性和伦理性。

PARTNERSHIP

Università degli Studi di Milano Ecancer Medical Science IFOM-IEO Campus

CREDITS

Ministero della Salute Joint Commission International Breastcertification bollinirosa

© 2013 Istituto Europeo di Oncologia - via Ripamonti 435 Milano - P.I. 08691440153

IRCCS - ISTITUTO DI RICOVERO E CURA A CARATTERE SCIENTIFICO

facebook IEO googleplus IEO twitter IEO pinterest IEO vimeo I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