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神经内分泌肿瘤

神经内分泌肿瘤(NENs)是罕见的肿瘤。换言之,每年每100,000人中发生的新病例数很低(少于5)。因此缺乏相应的护理设施,特别是发现肿瘤存在的设施,一方面需要作出早期诊断,另一方面为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疗选择,改善其整体预后。

过去十年,多学科NEN小组(IEO NET研究小组)每周开会讨论临床病例。多年来经讨论的病例数量已超过每年300个,每年约有200个新病例。

IEO NET小组的一些成员也参与AIOM/ITANET NEN2013年版国家指引的起草,可在意大利肿瘤内科学会网站获取。

每年我们组织国内培训课程,目的是发展神经内分泌肿瘤的多学科途径。IEO NET研究小组成员与特定数个意大利医师组织合作。

 

最后,在名为“NET意大利”的神经内分泌瘤患者协会,协会志愿者为患者及其家属亲朋提供参与、团结和多元化的帮助。该协会的另外一个目的是为全社区的利益行动,旨在推动健康教育,特别关注神经内分泌纤维瘤,促进研究及其结果的宣传,为社区带来福祉。

大约5-10%的GEP-NEN是遗传的,可作为综合征的一部分发生,如多发性内分泌腺瘤1 (MEN-1)、多发性内分泌腺瘤2 (MEN-2)、希佩尔·林道综合征(VHL)、1型多发性神经纤维瘤(冯雷克林霍增氏病,NF1)和结节性硬化。可在家族史、神经纤维瘤发作和/或临床特征的基础上怀疑患上这些综合征。

 

 

 

多发性内分泌瘤(MEN)

 

多发性内分泌瘤是神经内分泌瘤家族的代表,分为两种类型,MEN-1和MEN-2。MEN-1

 特点是3个“P”(脑垂体pituitary, 胰腺pancreas 和甲状旁腺 parathyroid),因为该病与垂体腺瘤、胰腺内分泌瘤和甲状旁腺功能亢进有关。甲状旁腺亢进导致的高钙血症是MEN-1最常见的临床表现。MEN-2综合征与甲状腺髓样癌(MTC)相关。MEN-2中,最常见的形式是MEN-2A,90%的病例与MTC、50%的病例与嗜铬细胞瘤一同发生,也与甲状旁腺亢进一同发生。MEN-2B中,除了CMT和嗜铬细胞瘤,还观察到有黏膜和胃肠道的Marfan综合征和神经节瘤病。

 

大部分NEN非遗传得病,被定义为是零星发生的。因此没有特异性预防措施。普遍认为为了作出正确的MEN诊断,了解其疾病本身从而怀疑是否患病是至关重要的。

对于向IEO寻求治疗计划的NEN确诊患者,从至少3个方面进行推理运算:

 

  1. 特定的诊断
  2. 充分的分期
  3. 预后评估


1. 特定的NEN诊断只属于解剖生理学范畴。由病理学家判断是“纯”的NEN(即完全或几乎完全是神经内分泌肿瘤)、“带有神经内分泌特点的腺癌”还是“混合癌”。应强调的是,只有在纯NEN的病例中才可进行针对神经内分泌肿瘤的分期和特异性治疗。IEO通常要求由相关的病理学家对神经内分泌瘤进行组织病理学准备评估。

  1. 2. 进行2种类型的测试是必需的,一种是形态学测试(ACT或磁共振),另一种是功能性测试(使用商标名为奥曲肽或奥曲肽显像®的闪烁扫描法搜寻生长抑素受体,或在神经内分泌癌病例中使用镓68标记的PET);对神经内分泌癌可能使用FDG- PET/CT。
  1. 3.最后,应获取两份解剖生理学数据,如分化和增殖指数(Ki67或有丝分裂指数);获取两份功能性数据(FDG-PET和奥曲肽显象®或镓68标记的PET)和1份放射学数据(即显示不同时间接受的2次放射学检查发现的差异)。

一旦清楚肿瘤的特征和对患者建立临床框架,可以制定早期和晚期的治疗目标。治疗决定通常主要来自多学科讨论。多学科小组对制定整体治疗策略至关重要,而非单一分别地确定临床指征和特定治疗的技术可行性。

 

 多年来,得益于多项研究,治疗选择正不断增加。包括化疗、干扰素、生长抑素、分子靶向剂(特别是依维莫司和舒尼替尼),放射受体疗法、使用介入放射学的局部肝治疗(TACE, TAE, TARF, HIFU, DEB-TACE),立体定向放射疗法,手术切除转移和/或原位癌,甚至对特定病例进行肝移植。许多这类疗法正处于试验阶段。


化疗治疗NEN包含不同药物的使用,当出现转移时或根治性切除无法进行时使用。化疗对侵犯性NEN的治疗具初步作用;然而,特定类型的化疗也可应用于治疗侵犯性较少的类型,药物通常以低剂量进行日常口服管理。

 IEO正在进行的试验针对不可切除或已转移的癌症患者。

分子靶向药物中,依维莫司(m-TOR抑制剂)和舒尼替尼(VEGFR, PDGFR, KIT, FLT3, 和 RET抑制剂)已被意大利药品署(AIFA)批准用作治疗进展中的晚期胰腺NEN。然而,至今只有依维莫司可以通过国家健康系统(SSN)开具处方。

依维莫司也被研究用于治疗肺癌和胸腺癌。LUNA试验目前正在IEO进行,实验中依维莫司可单独使用或与帕瑞肽合并应用(帕瑞肽是一种生长抑素类似物,活性范围比奥曲肽和兰瑞泰更广)。依维莫司/帕瑞肽合并使用是极为创新的方法,我们已在胰腺NET患者中研究该药物组合(国际研究COOPERATE-2),其中一些患者仍在治疗中。其他一些患者相似地接受依维莫司治疗,依维莫司被研究用于治疗非功能性NEN(国际研究RADIANT-4)或用于辅助一线药物奥曲肽(意大利多中心研究ITMO)。

患有晚期胰腺NET的患者在进展期可在IEO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评估,作为一项国际IV期研究的一部分(IEO是唯一一家参与研究的意大利中心)。

 

接受奥曲肽或兰瑞泰治疗的晚期NET患者已进行放射学进展(如CT或磁共振)、功能性进展(如奥曲肽扫描或PET)、生化进展(如血液嗜铬素A)或临床进展(如综合征的增加),可在一项关于高剂量Lanreotideat的多中心意大利研究(LANDH)中接受评估,安排兰瑞泰治疗,每4周剂量180毫克。

 

 接受最大剂量生长抑素类似物治疗的与不可控类癌综合征相关的NET患者可接受Telotristat实验性治疗的评估(Telotristat是色氨酸羟化酶的口服抑制剂,可降低血清素的产生。血清素被认为与类癌综合征患者出现严重腹泻、心脏瓣膜损伤风险和肠系膜纤维瘤有关)。

 

放射受体疗法(PRRT)是一项创新的和极具前景的疗法,可应用于不可切除的或已转移的NEN,表达有生长抑素受体。这些受体通过核医学识别(奥曲肽扫描®或镓68-Dota的PET/CT),是由放射性同位素绑定的生长抑素类似物构成的药物的目标(钇90或更新的镥177)。PPRT可在临床试验(NETTER-1研究)情况下进行,对象是小肠NET患者,肿瘤不可切除或 有转移,奥曲肽扫描®阳性,接受每4周剂量为30毫克的LAR奥曲肽治疗中处于放射学进展。

 

 介入放射学治疗,部分仍处于试验阶段,可分为烧熔(如射频热烧熔RFA)、血管型(如化疗栓塞TACE, TAE, DEB-TACE)和通过钇90微球体动脉内注入(SIRT)进行的放疗与动脉栓塞结合疗法。此类治疗总在多学科小组讨论后得出指征。 

过去十年,多学科NEN小组(IEO NET研究小组)每周开会讨论临床病例。多年来经讨论的病例数量已超过每年300个,每年约有200个新病例。IEO NET小组的一些成员也参与AIOM/ITANET NEN2013年版国家指引的起草,可在意大利肿瘤内科学会网站获取。

 

每年我们组织国内培训课程,目的是发展神经内分泌肿瘤的多学科途径。IEO NET研究小组成员与特定数个意大利医师组织合作。

 

最后,在名为“NET意大利”的神经内分泌瘤患者协会,协会志愿者为患者及其家属亲朋提供参与、团结和多元化的帮助。该协会的另外一个目的是为全社区的利益行动,旨在推动健康教育,特别关注神经内分泌纤维瘤,促进研究及其结果的宣传,为社区带来福祉。

 


PARTNERSHIP

Università degli Studi di Milano Ecancer Medical Science IFOM-IEO Campus

CREDITS

Ministero della Salute Joint Commission International Breastcertification bollinirosa

© 2013 Istituto Europeo di Oncologia - via Ripamonti 435 Milano - P.I. 08691440153

IRCCS - ISTITUTO DI RICOVERO E CURA A CARATTERE SCIENTIFICO

facebook IEO googleplus IEO twitter IEO pinterest IEO vimeo IEO